简体中文

出走的优柔——来自匈牙利的席夫

2017-07-03



席夫弹奏的巴赫《平均律》,音符一派光明,珠圆玉润。他的演绎有一种干净的美,深受日本乐评家的推崇,对其热爱程度远胜于对古尔德与图雷克等大师。

 

其实,席夫版《平均律》最重要的特点,是左右手的平衡,他近乎天生的对位感极其出色。


巴赫的键盘作品追求均衡,左手与右手是两个音乐构成,要彼此关照,像两座正在建筑的玲珑塔,影子相互说明,有时还需要叠印在一起。稍有不慎的话,两个音乐构成就缠结到一起,比例失当,扭曲并打架。如果这样的话,巴赫表面结构谨严而内在大气的《平均律》,就失落了“平”与“均”。

 

测试一位钢琴家的功力,大多以《平均律》为依凭,而想在这部键盘音乐的“旧约”演绎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是件难事。也因而,他被认为是古尔德之后,最具权威性的巴赫诠释者。



过去三十年,匈牙利青年钢琴家领域可说被三个传奇名字所分据:他们是:兰基、柯西斯和席夫。没有其它同辈钢琴家堪能与他们相提并论。他们三人都是卡萨多和拉多斯的学生,不过很快地,他们三人就分出不同的发展路线。

 

柯西斯明显地注定成为一个光采耀眼、具群众魅力的钢琴大师,他主观、超群,一贯地令人难以捉摸。兰基是个有着明朗音乐个性与智能的艺术家,天性随和,自主走他自己的路。

 

席夫早年与他这两位同侪录过朝气蓬勃的莫扎特三重协奏曲K.242。当时席夫的首先要务,是建立信心,好让他能从两位前辈成就的阴影中走出来。

 


他早期在Hungaroton、Denon以及Decca的早期录音极其优美,但是他演奏的舒伯特和贝多芬(以古式钢琴演奏),至今仍与当年他穿短裤演奏时一样,带着一种细致、含蓄与差怯的气质。

 

上述三位钢琴家的三重奏中,或许可以从席夫所演奏的第三钢琴,听出些许与他个性有关的优柔。席夫在家乡布达佩斯与其它青年音乐家一同等待出头机会,看来真的前途可虑。

 

显然,席夫当时决定从匈牙利出走,对他的艺术成就有着关键性的影响。环境的剧烈改变,如遇到支持拥护的群众、不受外在压力干扰…等,无疑适于激发出席夫的潜能和干劲,并让他把这股活力转移到实质的钢琴演奏上。



作为一个钢琴家和音乐家,席夫拥有古今罕见的独特性和完整性。很少人能像他那样,指触间处理出宛如薄纱般的纯净和透明,武术般的演奏姿势或机械化超技在他演奏中则是完全看不到的。

 

因此,他的柴科夫斯基降B小调钢琴协奏曲虽有浑然天成的婉转之美,却难免缺乏一些钢铁般的力度。


然而在Decca的录音中,萧提(Sir.GeorgSolti)指挥的杜南伊《小星星主题变奏曲》,却令人想起饰有银丝的花饰,有着奇迹般的明暗对比和细致音色,率真的情感表现,同样带着微妙而含蓄的风味。如同哈农库特在演绎巴洛克音乐时所揭示的精神一般,席夫同样也主张该对音乐语言的合理真确性做出交待。

 


所谓的「专注」,同时也说明他在这方面的高远理想。席夫借着他特有的音乐气质,可以把一系列的大套作品,从个别乐曲的细部到综观全套作品,一以贯之,一气呵成。

 

席夫在学习和领悟方面的长才,使他在过去二十年录制出许多唱片。包括全套莫扎特钢琴奏鸣曲和协奏曲(SndorVegh指挥SalzburgCamerataAcademica乐团)、舒伯特奏鸣曲和钢琴小品集,巴赫键盘作品、贝多芬协奏曲,以及贝多芬、舒曼、里格的奏鸣曲、幻想曲和变奏曲,还有海顿,这是艺术气质格外贴近席夫的。


当代很少有其它音乐家,能像席夫一样,对一套作品能有这样深入的钻研和理解。他那惊人的记忆力,让他能连续数晚演奏一系列大套作品,而且还能同时诠释数字作曲家的大套作品,例如,同时演出舒伯特奏鸣曲和巴赫的组曲、前奏曲、赋格和变奏曲等。



而席夫录音中最显赫的成就,应是莫扎特奏鸣曲,以及与小提琴大师、教育家兼指挥家魏格(SandorVegh)合作的协奏曲集。

 

这是席夫与魏格一段长期而紧密合作关系之下的成果。也许有些爱乐者没注意到,席夫和魏格曾是演奏会二重奏的搭档,而且他们曾为日本Decca录制了一套光采非凡的贝多芬小提琴奏鸣曲全集。

 

他们合作的莫扎特协奏曲集中,一老一少两位大师,把成熟与活泼的音乐观点融合一气,充满创意、深度和浓厚的情感,以及接近莫扎特喜歌剧般的气质。这种水乳交融的互动,可说音乐史上少有人能匹。

 


席夫与魏格的长期合作与相处,很有趣地促成一个更大规模的计画,那就是席夫兼任钢琴和指挥,演出全套莫扎特钢琴协奏曲。因为,如同他在1999年萨尔兹堡莫扎特过所告诉我的,他已很难想象如何去与别的指挥家合作演奏莫扎特。

 

无怪乎,他已组织了一个属于他的管弦乐团「CappellaAndreaBarca」,由一群饱富经验的演奏家朋友组成。现在已很难得听到一个由钢琴家同时演奏和指挥的莫扎特协奏曲,如此生气盎然、充满阳光又具有莫扎特所特有的玩趣。




当我们最初接触到音乐艺术的领域,

 

或许我们是胆怯羞涩的,或许是阳光自信的,

 

而能够走到最后的人,总是那些坚持本性而又随心随音乐做出某些变化的人!

 

DoReMi,坚持本心,立足钢琴早教前沿,助力每个孩子的钢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