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德式古典主义的浪漫与偏见

2017-05-05

IV. Finale - Allegro giocosoOliver Schnyder Trio - Brahms: The Piano Trios



1833年5月7日,他出生在汉堡的一座廉价公寓里;

 

1848年,他举办了首次钢琴独奏音乐会,并已创作并改编了许多音乐作品;

 

1853年,他在杜塞尔多夫拜访了舒曼夫妇,他爱上了克拉拉;

 

1854年,瑞士作家Gottfried Keller创作了关于他的半自传体小说《Der grüne Heinrich》;

 

1859年,他公开反对李斯特的音乐和他的圈内生活;

 

1875年,他放弃了他作为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乐团指挥的职位;

 

1897年,4月3日在维也纳去世,坟茔在维也纳中央公墓中,旁边是贝多芬和舒伯特。


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

德国古典主义最后的作曲家,浪漫主义中期作曲家,出身于音乐家庭,又译白蓝士、柏纳谟斯。生于汉堡,逝于维也纳。他的大部分创作时期是在维也纳度过的,是维也纳的音乐领袖人物。一些评论家将他与巴赫(Bach)、贝多芬(Beethoven)排列在一起称为三B。


他对标题音乐与华格纳乐剧形式不认同,走纯粹音乐路线。其重要作品有:《第一交响曲》(“贝多芬第十交响曲”),两部钢琴协奏曲:《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和《?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小提琴协奏曲:《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f小调钢琴五重奏》,管弦乐《学院节庆序曲》,合唱《德意志安魂曲》,《海顿主题变奏曲》,《帕格尼尼主题变奏曲》和《匈牙利舞曲》。



其实一开始听到勃拉姆斯这个名字,是在了解舒曼的故事的时候,毕竟舒曼与克拉拉的故事几乎人尽皆知,而勃拉姆斯对于克拉拉的感情后世皆有带笔!



有时候小Mi都觉得,是不是因为勃拉姆斯的终生未娶,只是给舒曼和克拉拉的爱情故事做了一个锦上添花的添头……


 1853年9月的最后几天,勃拉姆斯第一次见到了舒曼一家。克拉拉在日记中这么写道:“他好像就是从上帝那儿派来的......”


这份珍贵的友谊立即变得密不可分,难以割舍。舒曼惊叹于勃拉姆斯的才华,在当年十月的《新音乐》杂志中称他为“一位新的俄狄甫斯到来了”,并在德国音乐社交圈内为年轻的作曲家不遗余力地宣传。



或许从总体上而言,1853年对于年轻的勃拉姆斯而言,是充满了荣耀和新想法、新乐思的一年,因为他不仅遇见了舒曼一家,也遇见了李斯特、柏辽兹和汉斯.冯.彪罗。


年末,他再次来到了汉诺威的约阿希姆家中,Op.8,B大调第一钢琴三重奏就在这时开始谱写了。当克拉拉与罗伯特.舒曼次年一月底来到汉诺威,履行几场音乐会邀约的时候会,勃拉姆斯在笔记中声称“这几周让我充满了生命力”,这首钢琴三重奏的主体部分就在这段短时间内一气呵成。等到舒曼一家回到杜塞多尔夫之后不久,创作过程也顺利地画上了句号。



作为19世纪90年代末欧洲最著名的作曲家,勃拉姆斯的音乐创作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整整一代作曲家都受到其音乐风格之魅力和权威性的深刻影响。但是……

 

是的,许多时候,许多事情总是因为“但是”一词开启了转折点!

 

在那个时代,第一次世界大战几乎打碎了欧洲的文明世界,20世纪年轻一代的幸存者们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们分成了两派,一部分人试图忘记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另一部分人在寻找应该受到指责的人。


于是,一些他们口中的“老家伙们”便受到了毫不留情的抨击!比如,勃拉姆斯!


战乱年代赋予人们烦躁与浮躁,可能他们的情绪与行为未必都是充满恶意,就如现在一些年龄或思想太过年轻的群体,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言论与行为代表了什么,并且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不可否认的经过了那样的抨击之后,音乐风格的改变是意料之中的变化,例如80年代后出现的爵士乐时代!



在我们所能够搜寻到的关于勃拉姆斯的照片或图像中,除了年轻时候的往额头后梳的稍带卷的头发,其他所有照片都是稍显凌乱的头发与茂密的大胡子……并且几乎没有笑容,眉峰总是下压,显得很严肃很不高兴…………

 


据说勃拉姆斯年轻的时候曾有一段时间不得不面对观众因为误解而产生的敌意,可以说,观众后来也没有完全喜爱他,但至少是非常尊敬他,即使是在1859年他的《第一钢琴协奏曲》问世的时候,也是如此。


正像当时一位音乐评论家所说的,观众们听到的是“一部单调的、毫无情趣的抑郁之作”,就像“吞下了一个拥有尖厉的不谐和音调与令人不快的音响的饭后甜点”。


勃拉姆斯后来在写给约阿希姆的信中说:“这样的唏嘘声是不是确实太多了?”当代文化史学家彼得·盖伊(Peter Gay)曾列举过许多勃拉姆斯“被疏忽”的其它原因,他说:“勃拉姆斯的同时代人从他的音乐中吸取的就像是营养好但味道差的保健食品,他对大家是极为有益的。”

 


对于一位天才来说,他的所有经历都会对他产生一定的影响,生活中的一切都将被充分利用。勃拉姆斯自传中讲到的这类事情具有明确的目的性,迟早它们会在音乐中再现出来:

 

或许是在他的对位法研究中,在他与匈牙利音乐风格的冲突中,在他对巴赫或者是民间歌曲的热情里;

 

也还在他博览群书的阅读中,在他精湛的钢琴演奏技艺或者是感情生活的缺失里;

 

所有这一切都在不断地发展壮大,一直达到极致的程度。



1869年,勃拉姆斯在36岁时最终在维也纳定居下来,并在此度过其余生。


冬季的几个月里,他都在从事着演奏,夏季的时间用来作曲。他作曲的时候,总是借助于浓郁的咖啡,从早晨很早的时候开始,午饭时间才停止。他在维也纳、卡林西亚(Carinthia)的Portschach和瑞士的图恩湖畔等地工作,有几年的时间,他都承受了超负荷的工作量。他成为19世纪包括达尔文、马克思和托尔斯泰等人在内的伟人之一。

 

勃拉姆斯遗留下来的作品或许只是他创作的一小部分,因为他热情的创作力受到了过于苛刻的自我批评的制约。据说在他的晚年,他烧毁了大量的作品,而在Op.51的几首弦乐四重奏出版之前,他自己声称,已经毁掉了20首弦乐四重奏。

 


在完成《第一交响曲》之前较长的酝酿期里,他一定经历了无数个错误的开始。但那些被毁掉的作品是不是就真的比一贯谨小慎微的勃拉姆斯遗留下来的音乐作品更加大胆和更富有创意?我不这样认为。作曲家们通常最懂得这些事情,勃拉姆斯留给后人的就是经过深思熟虑而具有权威性的作品全集。


或许有许多乐迷都从勃拉姆斯在1892和1893年创作的晚期钢琴作品中吸取了营养。一方面,他在日记中坦诚地为自己的一生感到遗憾,而另一方面,他创作的小品几近完美,每一小节都可谓是大师之作。

生平轶事



在我们谈及每一位音乐家时候,总是试图通过了解他的生平来理解他音乐中所传达的情感与内容;


同时,又因为音乐中所透露的情感与故事,来描绘与补充完整他的生平事迹与心路历程!

 

音乐总以其特有的包容性容纳世事变迁,总以其特有的丰富性述尽沧海桑田;

 

梦想总以其特有的包容性接纳来自每一个个体,总以其特有的丰富与多变诠释每一个个体的与众不同;

 

DoReMi,续写每一个孩子的音乐与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