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守定与先驱

2017-04-27

如果问绘画的立体主义之父是谁?


很多人会告诉我,是毕加索↓↓↓

 


如果问“新古典主义”先驱是谁?


很多人会说斯特拉文斯基↓↓↓

 


或许历史与人们总是偏爱一些“知名度”与“明星魅力”!

 

就如不会有人知道绘画的立体主义之父是法国画家勃拉克↓↓↓

 


而为“新古典主义”奠定理论基础的是意大利籍钢琴家布索尼↓↓↓


请输入标题     bcdef

布索尼


全名费卢西奥·但丁·米开朗基罗·本韦努托·布索尼(1866.4.1-1924.7.27)


意大利钢琴家、作曲家。于1866年4月1日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附近的恩波利(Empoli),父亲是单簧管演奏家,母亲是钢琴家。


Grandes études de Paganini, S.141: No. 3 "La Campanella"Ferruccio Busoni - Ferruccio Busoni Plays Liszt, Bach & Chopin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布索尼:在巴赫与现代知觉之间彷徨》中写道:

 

“布索尼的大名此前早有耳闻,但其作品却鲜有大师级别的演奏录音。作为20世纪初“新古典主义”的鼓吹者,他作曲家的名声一直没有建立起来,远逊于德彪西、斯特拉文斯基、勋伯格,甚至还不及魏尔与欣德米特。

 


但就音乐素养来讲,他不弱于上述任何一位大师:童年的钢琴演奏水平几近莫扎特,成年后有大量曲子问世,除钢琴作品外,还写有若干部歌剧,出版了有影响力的音乐论著。

 

一个如此全面而又才华非凡的人,在后世却被忽略与遗忘,英国乐评家对此写道:‘对于广大的听众来说,他的音乐个性不够强烈,不足以获得人们持久的热爱。’”



这评价似乎有点眼熟!


记得当时在写维也纳三杰之一的海顿,也有过类似性格太过平和导致个人特色并不明显,从而导致人们认为其音乐艺术成就并没有那么高…………

 

或许该庆幸的是在几个网络百科中还是能够顺利搜索到布索尼这个名字,比起一些想要找到一张照片都艰难的音乐家也算是好的“待遇”了,尽管几个百科中名字翻译并不相同,甚至还出现了离世日期资料不同的尴尬!


话题扯远了,我们说回布索尼本人!

 

在看过许多关于他的文字资料后,小Mi只留下了一个印象:这人无论从方方面面来看都是一个矛盾体!

 


首先要说的就是布索尼的家庭!


并不是说布索尼的家庭存在什么问题!而是他的家庭构成的多样性:父亲说意大利语,母亲是德意混血,父亲是单簧管演奏家,母亲是钢琴家,布索尼本身意大利国籍,但是在世人评说中却大多将其归为德国派系!

 

而布索尼本身熟练掌握八国语言,在维也纳学习,亦为李斯特和勃拉姆斯演奏,还去赫尔辛基教书,并与一个瑞典天主教徒格尔达在莫斯科结了婚!

 

事实上说到这里小Mi已经有些绕晕了……太多文化碰撞到一起,有时候还真是说不清楚是好还是坏!



可能接触面甚广,且过于国际化,布索尼的风格并不是单一的“意大利”或“德国”风,既非复古也非实验性,用其本人的话来说,是“通往欧洲重生的年轻的古典乐”!

 

从痴迷巴赫到贝多芬,再到李斯特的古典遗产,他似乎都总是难以割舍难以告别的爱!而他在音乐理论上又提出了“电子音乐”的概念!似乎是一个古典与现代的矛盾综合体,就如肖邦既有着法国的浪漫诗人风格又有着波兰爱国民族主义的慷慨激昂!



1900年,布索尼34岁,他坚持表示《第二小提琴和钢琴奏鸣曲》是自己的第一部成熟作品,接着他编写了一首轰动的钢琴、乐队和男声合唱的协奏曲《钢琴协奏曲》,以及一部广为穿越的探讨音乐新美学的专著《心音乐美学概要》!

 

他在演奏贝多芬第三钢琴协奏曲时,他会炫法国怪杰阿尔坎写的挑战手指的华彩,他比普契尼早十年写了图兰朵,还花了许多年研究浮士德,许多人认为他未完成的歌剧《浮士德博士》(后由他的弟子补充完成)是他一生经验的总结!

 

有人说:虽然他(布索尼)的乐谱看起来很厚重,他的音乐却总是流畅、又没、诱人。他不停息的思考丰富了整个欧洲文艺光谱;

 

美国乐评家勋伯格写道:“布索尼是最伟大、也是最富有独创性的钢琴家之一。作为一名知识分子和作曲家,他的音乐在当时鲜为人知,在我们今天也同样如此。他是过渡时期的著名人物之一,拥有不安分的头脑,他在音乐理论方面的贡献超过了他的音乐作品。”




布索尼似乎留下了不少的音乐作品,可爱点的说法就是“吨位太大”,而与这成正比的就是其作品所饱含的丰富性!


巴赫作品总是庄严与肃穆的,虽然巴赫打开了一个音乐的时代,但他的作品更多的还是严谨的;而布索尼的巴赫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这样严谨之中提炼化为己身风格,“在星空之间找到了与神性同在的梦境”,没有了巴赫本身的深重,显得轻盈!

 



而布索尼还有一个非常文艺的习惯:只要去大城市演出,他总要多留一天去逛书店!

 

他最爱流连的是伦敦。“啊,英国书真便宜,”他写信给格尔达,“这真是发自内心的感叹:三天前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好东西,九卷对开本《堂吉诃德》,初版插图、素描、水彩……开价两千四百马克。我猜我大概永远没法拥有它了。”


格尔达只许他每月花一百马克买书。他有时也会承认,“昨晚开了音乐会,今天我犒劳自己,花七十马克买了初版《格列佛游记》。头回看到。”(捕获“妻管严”音乐家一枚,哈哈,好亲切的感觉有木有~~)



而相对他顺遂的人生与丰富的作品而言,他离开之后的其作品与影响力却在渐渐黯淡!


虽然百年来布索尼有他的拥趸——约翰·奥格登恫吓EMI公司录制了钢琴协奏曲,霍洛维茨、埃莱娜·格里莫等经常加演他的巴赫主题幻想曲……

 

即使是他的一百五十周年诞辰的2016年,,纪念活动也少得可怜。萨尔茨堡音乐节、柏林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官网上一无表示。只有意大利用他冠名了钢琴比赛。欧洲音乐的统一者几乎被湮没在历史中。




小Mi相信,在布索尼的那个时代,他是个发光体,在历经了时代与文化的风暴后,布索尼的音乐依旧将打磨出属于他的光辉!


这是对于每一个艺术作品的尊重,这是对于每一个创造了艺术作品的艺术家及其艺术历史价值基本的、应有的态度!

 

就如DoReMi,始终坚持认真、不忘初心的艺术态度,为每一个孩子缔造属于他们的艺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