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没有录完的贝多芬钢琴协奏曲

2017-07-06



崭露头角



1916年出生于原苏联乌克兰敖德萨的艾米尔·吉列尔斯(Emil·Gilels)是早慧型的钢琴家。


他9岁开始登台,13岁首次举行个人独奏会时已能娴熟地弹出包括贝多芬的第8奏鸣曲、肖邦、李斯特的练习曲和斯卡拉蒂、门德尔松等曲目。


1935年在敖德萨音乐学院毕业后转到莫斯科音乐学院随涅高兹继续深造。


在此期间,他先后夺得了1936年维也纳国际钢琴大赛第二名和1938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首届伊莉莎白女王大赛的冠军。这算是吉列尔斯在西方世界崭露头角,也得到鲁宾斯坦等钢琴大家的高度评价。



然而,吉列尔斯真正能在国际乐坛上引起瞩目已是40出头人到中年的时候了。

 


1955年他首次登上美洲大陆,和莱纳(Fritz Reiner)指挥的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演出柴科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引起巨大轰动,不久他们就在RCA出了这部脍炙人口的作品。

 

演奏中吉列尔斯钢铁般的触键和莱纳辉煌的协奏交相辉映,汇集出一股堂皇富丽的澎湃音流,超凡的技巧和成熟的音乐修养都在这里得到全面的展现。

 


后来吉列尔斯虽然在EMI和CBS都再次录过同样的曲目,但在乐曲意境、技巧体现、乐队默契以及录音效果方面都以此次为佳。

 

这一时期的精彩录音还有他和路德维希(Leopold Ludwig)指挥爱乐乐团演奏的贝多芬钢琴协奏曲。


路德维希是位奥地利指挥,对音乐的处理工整严谨,吉列尔斯在这里一反他在演奏俄罗斯作品时那种激昂奔放的手法,稳健的速度、遒劲的触键、绵密的结构将古典主义的典雅和贝多芬音乐中的雄浑崇高铺排得丝丝入扣。



吉列尔斯与里赫特



吉列尔斯成名很早,而且先于里赫特名扬西方世界。里赫特成名很晚,而且苏联政府批准里赫特出国演出是上世纪50年代末期的时候。


早年当里赫特还是第一届全苏钢琴大赛的参赛选手时,吉列尔斯已经是作为这届大赛的评委了,而且吉列尔斯还比里赫特小一岁。由此可以看出吉列尔斯比里赫特成名早很多。值得一提的是,这届全苏钢琴演奏大赛里赫特拿了冠军。

 


早年,吉列尔斯对于里赫特给予了他所能给予的最高评价,当吉列尔斯第一次去美国演出时,全美国听众都为吉列尔斯的演奏艺术疯狂。


当时著名钢琴家阿图尔·鲁宾斯坦听了吉列尔斯的演奏后甚至说:“吉列尔斯来演奏,我恐怕是混不到饭吃了,还是老老实实打典行李回家算了!”

 


可是吉列尔斯在演奏会后接受采访时却语出惊人:“我的演奏不算什么,我们国家还有位伟大钢琴家叫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他比我强10倍,你们等着听里赫特的演出吧!”。

 

作为同是涅高茨门下的高徒,涅高茨却格外喜欢里赫特!或许这也是吉列尔斯与里赫特关系慢慢走下坡路的导火索之一吧~~



70年代开始,里赫特与吉列尔斯的关系不断恶化,以致两人对对方都不闻不问。


而且,这时吉列尔斯的演奏风格与曲目范围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开始避免演奏俄罗斯作曲家的作品,专攻德奥作曲家的作品,我们从吉列尔斯留下的录音也可以看出这点。

 


吉列尔斯留下最著名的录音是在DG录制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集,勃拉姆斯的两首钢琴协奏曲和幻想曲,莫扎特钢琴第27协奏曲以及格里格的抒情小品。

 

我们很难想象一位正宗的俄系钢琴家,一个涅高茨的高徒竟然避免演奏俄系作曲家的作品,这在俄系钢琴家中是十分罕见的。


或许是绝无仅有的(其他的俄系钢琴家基本上都十分擅长演奏本国作曲家作品而且都留下了大量本国作曲家作品的优秀录音)。而此时的里赫特,依然以他那宽广的曲目范围以及无敌、全能的演奏名扬世界乐坛。



大师评说



对另一位钢琴大师鲁宾斯坦来说,吉列尔斯的天资不同于那些“普通的”国际独奏家,他是非常幸运的艺术家之一;应该说,吉列尔斯的天资是不可逾越的。


许多年前,在BBC的一场广播音乐会上,鲁宾斯坦曾谈到一些钢琴家,无论他们的国籍、受训情况和气质有多么的不同,他们都是一流的。


这个名单不长,也是可以预料的。其中有他自己、霍洛维茨、米凯兰杰利、李帕蒂、吉泽金、李希特和吉列尔斯。当然还会有其他的著名钢琴家,尽管这些名字能够写到一起,但他们的个性大不相同。



鲁宾斯坦认为,在这些艺术家与其他人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他曾回忆起1931年在俄罗斯音乐会巡演中间,他被邀请聆听一个15岁名叫吉列尔斯少年的演奏。


“我还记得他的演奏,好像就发生在昨天……我无法描述他的表现,我只能说,如果他去了美国,我只好卷铺盖走人。”吉列尔斯在那次幸运的场合演奏的是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和拉威尔的“水之游戏”。



在50年代,这个神童就已经成为羽翼丰满的艺术家在美国引起了轰动,他与奥曼蒂、随后与伯恩斯坦合作,演奏的柴科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被《芝加哥论坛》评论员Claudia Cassidy生动地描述成“令人陶醉的俄罗斯原汁原味风格……像飞弹发射般令人惊异,如燃烧的火炬般炽热。”



勋伯格认为吉列尔斯是一位“强壮而有条理、相当真实的演奏家”。


事实上,吉列尔斯也像所有的大艺术家一样,拥有许多的东西。他可能有些固执,常常是很忙乱的,易走极端。但他那卓越的演奏技巧令观众心动不已,给人留下了镇定和内向的印象,他的音乐处理相当富有魅力。




1985年吉列尔斯在录制完第30和31号两部晚期作品后,突然因心脏病发作在莫斯科去世,终年69岁,也为乐迷们留下了极大的遗憾!

 

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录音版本无数,吉列尔斯这套虽未全部完成,但仍然是属于首首精彩的一套,他的离世使人类丧失了一位杰出的有思想且做出很大贡献的音乐家——很少有钢琴家像他那样坚定地忠诚于自己的艺术并取得了如此迷人的成果。


附部分专辑作品:







生活如音乐,起起伏伏!

 

而音乐赋予我们最大的不同,


就是让我们学会于坚持之中有一些潜移默化的变化!既保持着我们的本心,又能够及时地对自己做出最佳调整!

 

或许我们形单影只,或许我们常常被拿来做比较,而那又有什么关系?最后决定自己过怎样生活的,只有自己!


DoReMi,为每一个孩子的人生,赋予独特而珍贵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