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黄金时代的钢琴巨匠(四)

2017-05-18

巨匠系列不知不觉就来到第四回了~~


时间还真是飞快~~

 

不记得或者没看过的小伙伴可以点下面标题试试~

 

黄金时代的钢琴巨匠(一)   

黄金时代的钢琴巨匠(二)(上)

黄金时代的钢琴巨匠(二)(下)  

黄金时代的钢琴巨匠(三)

 

今天要说的钢琴家有些特别,


这个时间也是巧,过两天就是520了……


今天要写的刚好就是夫妻档钢琴家……

 

小Mi觉得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好了,题外话不多说,进入今天的正题!



约瑟夫?列文涅

(1874.12.13-1944.12.2)

前苏联钢琴家,教育家

AND

约瑟夫?罗西娜?列文涅

1880-1976

前苏联钢琴家,教育家


其实论说知名度,这两位并不高!


尤其列文涅,作为拉赫玛尼诺夫和斯克里亚宾的同学,无疑及其低调,包括他写的《钢琴演奏的基本原则》一书,看着很平常的小册子,还只有五十多页,然而这却被评价为“给钢琴大师写的备忘录”!


列文涅4岁的时候,他已经能依靠出色的听力完成演奏。11岁时进入莫斯科音乐学院,师从Vassily Safonov。和斯克利亚宾、拉赫马尼诺夫(都年长他两岁)当时,那里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学院。


1891年 他获得了音乐学院的金奖,四年后在柏林,他依靠“锤子键”又获得了鲁宾斯坦大奖,这时他不过21岁。

 

1899年,列文涅与罗西娜结为伉俪,从此以后的音乐长河,他们总是形影不离!


是的,形影不离!


小Mi觉得用这个词一点也不夸张~~

 

从嫁给列文涅开始,罗西娜为丈夫当了四十六年的助教!他们先是定居柏林,后来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爆发使他们失去了几乎全部财产,1919年列文涅夫妇移居美国,在音乐会生涯同时,他们还任教于朱利亚音乐学校。列文涅的技巧水准远在当时几乎所有美国当红钢琴家之上,连霍洛维茨都为他惊人的控制力所叹服。但列文涅的名气却从未达到他应该有的高度,他还是更喜欢教学。



从1902年到1906年  列文涅获得了莫斯科音乐学院的终身教授称号,1906年1月27日的时候,纽约时报用“迅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来表述他在卡耐基音乐大厅的演出。


那是他第一场美国音乐会。他当时在他莫斯科恩师——Safonov的指挥下演奏了柴科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我们刚刚收获了一位新的鲁宾斯坦(指阿瑟鲁宾斯坦),但现在,我们才知道列文涅先生是真正的鲁宾斯坦二世!他拥有足够的技巧,狂风骤雨般的表现力,犹如安东鲁宾斯坦雄狮般的辉煌。著名的周报作者赞美道,“他能让钢琴歌唱。”

相比当时如此的盛誉,列文涅的录音真是少而又少,菲利浦公司在1998年发行“二十世纪伟大钢琴家”系列时,每位钢琴家至少可以有两张CD,而他的录音勉强可以填满一张,另外的部分是他的夫人罗西娜的录音和两人的二重奏。但这绝对是钢琴录音中最珍贵和伟大的纪录。


以下是约瑟夫的全部商业录音,只有一张CD的容量。拿索斯版本收录在历史录音的伟大钢琴家系列。飞利浦版本收录在20世纪伟大钢琴家系列,多一张CD的容量是和夫人的四手联弹。



通过录音我们可以领略到列文涅精准的技巧,他从来不会弹错音,即使是在高难度的舒而茨.艾弗勒的《蓝色多瑙河》改编曲中也不例外。通过这部作品,他向我们展示了史上最完美的技术——八度大跳,数不清的经过音,在他手里都和精密仪器般的准确。

 

列文涅在《钢琴演奏的基本原则》中说道:“钢琴不是打字机,只要重击就会发出清晰干净的声音。相反的,要想象你是在铁丝上弹琴,透过琴捶让它们发出柔和的声音,不是在硬金属条上演奏。手指碰触到琴键时,要觉得是在控制这个琴键,而不是在敲或重击琴键。这当中的感觉非常不一样。不要把琴键当成书桌,这个想法完全错误。把弹琴当成在书桌前演奏的人,是不会有好音色的。”

 

令人叹服的还有舒曼的《托卡塔》和肖邦的几首练习曲,包括最棘手的“三度”“八度”和“冬风”。列文涅不仅技巧超群,而且他的乐感极其敏感,是个现代浪漫派,毫无矫揉造作,永远都是那么流畅,纯净,结构清晰。



再来单说列文涅夫人!

 

好吧,小Mi实在找不到她的独照,上面那张还是从专辑封面截取的……


列文涅夫人闺名Rosina Bessie,是朱丽亚音乐学院的第一钢琴名师。百科评价“这是一位有新思想、善于开拓进取的女人,即使是到她万年,她仍保持着旺盛的经历。”

 

在1944年列文涅去世后,罗西娜接替了他的全部工作,有两位对美国音乐界影响很大的音乐家——第一届柴科夫斯基钢琴比赛冠军克莱本(Van Cliburn)和后来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的总监莱文(James Levine)都出自她的门下。

 

克莱本


1955年她与阿斯彭音乐学校和音乐节有了联系,她在那里执教了好几年。1963年,82岁的她回到舞台,在列昂纳德·伯恩斯坦的指挥下,弹奏肖邦1975年在南加州大学开的大师班课,吸引了一大批国际上年轻的、有才华的钢琴家前来听课。

 

在南加州大学的大师班课上,丹尼尔·波拉克出来帮忙,他回想起她讲的曲目很广泛,谈到的音乐话题也很多。“在一次独奏会上,钢琴家们弹了四首协奏曲,列文涅夫人特别注意代替乐队的第二钢琴的演奏。事实上,她的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弹第二钢琴的学生,而不是弹独奏的学生。”

 

她的许多学生成为著名的教师,许多人在重要的国际比赛中得奖,如范·克莱本、约翰·布朗宁、约翰·威廉姆斯。她知道弹琴当职业的艰巨性,所以她希望学生掌握大量曲目,包括优秀的钢琴文献。

 

迪希特说:“列文涅夫人让我每周学一首新的曲子,所以我掌握了许多曲目。1966年他参加完柴科夫斯基比赛回来,列文涅夫人叫他谢绝大多数音乐会的预订,静下来继续学习。她劝告他:“坐下来,学习更多曲目。”她93岁高龄时,出席了帕拉托尔夫妇在纽约的首次双钢琴音乐会。

 

下面是大弟子卡宁和关门弟子奥尔逊对恩师的追忆。




钢琴这门艺术,有人让它成为了生活的艺术点缀;有人一路走到底走向钢琴更高的舞台,成为人人关注的钢琴家;同时,亦有如他们这般以有限的生命,以有限的一二人之力,为钢琴艺术的传承输送更多的新鲜血液!

 

他们或许不是最著名的钢琴家,但是他们绝对属于那个时代钢琴技巧尖端的人群;

 

他们或许不是认知度高的钢琴家,但是他们带出了一个又一个知名钢琴家;

 

他们或许没有那样多的传奇故事,但是他们相濡以沫,以音乐与爱情为基石,走过几十年漫漫人生路!即使有一方离去,另一方却能够接过对方的理念,继续未完成的使命,为钢琴音乐培养出更多的优秀人才!

 

如我们DoReMi创始人——钢琴神童大师邱世杰老师,在钢琴技巧享誉国际之后毅然选择了投身与幼儿音乐艺术启蒙教育事业中,创办DoReMi,给每一个热爱音乐的孩子打造一个梦想的基地,为钢琴艺术培养更多的未来之星!

 

DoReMi创始人邱世杰老师




每一项文化艺术的传承,并不只是单纯的技术传承,还有其中的精神文化的输送;


每一个时代都是各异的,每一个人也都是不尽相同的,也因此,文化艺术才衍生出那样丰富而多元化的理念与形式!

 

在DoReMi,相同的是音乐与梦想,不同的是每个孩子透过音乐所看到的不同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