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黄金时代的钢琴巨匠(五)

2017-05-26


今天要说的这位钢琴家呢,又是一位搜遍各个网络平台的百科都没有收录的人!

 

似乎小Mi特别倾向于这类人群……


倒不是说那些知名大家有什么不好或者他们的风格不对小Mi喜好,只能说,每一个时代,总有些小众风格的群体存在!


或许TA的风格在他所处的时代风靡,而后渐渐成为小众;又或许TA的风格即使在他那个时代也是小众的,而后依然小众或者稍微扩充了那么些听众群体!




弗拉季米尔·索弗伦茨基

(Vladimir Sofronitsky)

(1901.5-1961)


Introduction et Polonaise Brilliante in C Major for Violoncello and Piano, Op. 3Vivian Sofronitsky;Sergei Istomin - Complete Works for Cello and Piano

师从安娜·莱伯黛娃-盖特塞维奇(尼古拉·鲁宾斯坦的学生)和亚历山大·米哈洛夫斯基学习钢琴,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公开演出。


于1916年至1921年在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向列奥尼德·尼古拉耶夫学习。大约在1918年,当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开始了演奏生涯。1928年他在法国进行旅行演出。在1937年至1938年间,他在列宁格勒举行了一系列十二场音乐会,倍受好评。音乐会的曲目涵盖了自巴赫到20世纪作曲家的作品。

 

他不但活跃在舞台上,也是一位教育家。他分别在列宁格勒(1936--42)和莫斯科(1941--61)的音乐学院担任教授。



虽然没有找到个人照,不过在有限的文字资料中,小Mi发现这位钢琴家的人生经历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其一,1917年他与钢琴家斯克里亚宾的长女艾莱娜相识,1920年两人结婚!他定期在斯克里亚宾博物馆的那台Bechstein 上演奏,那里几乎成为他第二个家。并且大多数专家都认为索弗伦茨基是斯克里亚宾最伟大的诠释者,他对斯氏特性把握地淋漓尽致,有些听众在听过他的演奏后才开始喜欢斯克里亚宾的音乐。

 

然而即便如此,他与斯克里亚宾却从来没有面见过!

 

恩,这点在作为现代人的小Mi看来着实不可思议!谈恋爱结婚什么的都不用面见家长的吗?怎么会没有见过真人……想不通啊想不通~~



其二,索弗伦茨基在西方是一个被遗忘的人,而在他的祖国却是一个传奇的存在!

 

由于苏联铁幕他仅于1928-29年间有唯一的一次机会出国访问演出,他的录音也从未流传到西方。


虽然他的巴黎音乐会好评如潮,他也赢得了如普罗科菲耶夫、霍洛维茨、梅特纳和格拉祖诺夫等多位着名音乐家的尊重,他却注定再未有机会重返西方。他在西方成为了被遗忘的人!


而索弗伦茨基的声誉在其祖国罕有其匹。对他那些热情的崇拜者来说,他的一场音乐会就是一次神圣的圣宴。他也赢得了包括李赫特、吉列尔斯和涅高兹等同行的尊重。


当索弗伦茨基和李赫特这对好友乾杯时,索弗伦茨基称赞李赫特是个天才,李赫特则立刻向应,他称索氏为“神”。涅高兹让他的学生不要错过索弗伦茨基任何一场音乐会。而当吉列尔斯得知索弗伦茨基的死讯时,他不禁叹道:“世间最伟大的钢琴家离我们而去了!” 


遗憾的是当时的苏联政府并不支持索弗伦茨基的艺术。吉列尔斯在世界各地演出并获得巨大成功,李赫特最终也被允许出国访问,而索弗伦茨基在1913年回到圣彼得堡之后仅有两次出国的机会:1928年他前往华沙和巴黎,并举行了前述的音乐会;1945年他受斯大林之令在波茨坦为盟军将士演出。


因此整个西方几乎完全被剥夺了聆听这个世纪最杰出钢琴家的机会。在他晚年,虽然有可能被允许出国访问,但他不断恶化的身体状况和脆弱的心脏使这一切成为泡影。 

 

或许历史经常是由遗憾组成,也因此具备了许多并不完美却延深至今的坚定力量!

 


而究竟索弗伦茨基的什么因素吸引着他的听众和当时的同行?

 

优美的琴声?卓越的技巧?色彩丰富的演奏?结构宏大的音乐篇章?

 

这些似乎可以用来评价很多知名的钢琴家!

 

而关键因素,小Mi认为是在在他最好的演奏中,超越通常的表现界限,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将他的全部情感通过音乐传达给听众。是这种难以言喻的灵性令他与众不同,虽然它有时带来差别巨大的演奏和录音。

 

在情感的激发下他能够产生最炫目的灵感,但在心志消沉的时候,他的演奏风格则会完全走样。他就是自己最严格的批评家,有时在音乐会结束后他会认为自己弹得糟透了,“就像调音师一样”,虽然他的听众可能会得出全然相反的结论。

 


他对一部作品的每次演奏可能都会大相径庭,这也许会给人索弗伦茨基是一个完全凭感觉演奏的钢琴家的印象。事实上,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常常对即将演奏的作品有数种诠释的想法而不知该用哪一种,这将由听众和他在舞台上的感觉而定。 


索弗伦茨基的斯克里亚宾与肖邦



就任何标准而言,索弗伦茨基的音乐会曲目都是庞大的。他的名字通常与主要的19世纪浪漫派作曲家和20世纪早期的俄国作曲家相连。他的演奏包括几乎所有的肖邦钢琴作品,舒曼所有的主要作品,贝多芬大部分奏鸣曲,大量的舒伯特和李斯特、几乎全部的斯克里亚宾作品以及大量的梅特纳。

 

前文提到过:大多数专家都认为索弗伦茨基是斯克里亚宾最伟大的诠释者,有些听众在听过他的演奏后才开始喜欢斯克里亚宾的音乐。

 

在他八岁那年,索弗伦茨基在一家音乐书店中第一次遇见了斯克里亚宾——他的左手前奏曲op.9 No.1的乐谱。他立刻被迷住了。这就是那段构成他生命最中心的因缘的开始。

 


虽然他的演奏曾被认为是自发的即兴演奏,更细致的研究揭示出是他的清晰、逻辑性的结构和对细节的无比细致的观察造就了如此非凡的演奏。在第三奏鸣曲的录音中,只需聆听慢乐章就能证实:节奏自由,音色优美,感官旋律的明暗变化和对内在声音的处理,这一切创造了一种催眠般的巨大情感冲击。另一明证是,他在次乐章中段创造的无法模仿的宏亮音响,三连音在指尖柔和地流动。 

无数形容词都被用来形容他的斯克里亚宾:“自由”、“即兴”、“梦幻”和“幻想曲般”是其中最常见的。它们用来形容他演奏的第二奏鸣曲首乐章再合适不过了。


节奏是一切伟大斯克里亚宾作品演奏的一块基石,而索弗伦茨基对节奏的精密控制远超出完全忠实于乐谱的演奏。他并不总是像节拍器一样精确弹奏复杂的节奏,而致力于将隐藏在那些迷团之后的特性和生命告诉听众。如果那意味着延展或压缩斯克里亚宾那超前的复合节奏,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索弗伦茨基的斯克里亚宾另一重要方面是他架构了一种粉碎性高潮的能力。Vers la flamme就是一个杰出的代表,它同时也揭示出一个震撼的高潮在于对先前铺垫的把握。

 


索弗伦茨基一次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对肖邦的钟爱持续一生。”他与肖邦音乐的联系要追溯到他早年在华沙向当时最着名的波兰钢琴家,肖邦的杰出诠释者米哈洛夫斯基学习钢琴。


虽然索弗伦茨基对他的老师评价甚高并收获颇丰,他们两人的肖邦录音却差别巨大。索弗伦茨基从未刻意避开肖邦音乐中的波兰元素,但他演奏中鲜明的个性冲散了他学到的曲目的结构处理。索弗伦茨基对肖邦的热爱与时俱增,在1949年肖邦逝世百年之际他举行了五场音乐会,演奏了肖邦所有的主要作品。

索弗伦茨基的风格与肖邦相得益彰。他那圆润的琴声,自由的节奏和弹性的演绎使他的肖邦成为权威版本。他的演奏自由灵活,传达出音乐英雄般的气势和诗意般的简洁。他的升c小调波兰舞曲就是一个明证。他的肖邦也可以是内省的,如三首圆舞曲。他演奏的玛祖卡也许是最出色的:波兰舞曲自由的速度和肖邦的音乐语言对他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艺术殿堂的顶峰,总有那些无法动摇的史诗级的人物或者作品的存在,他们的高度太难以企及!

 

其实,巨匠这一系列,不知不觉已经将近尾声;下周,巨匠系列即将迎来最终篇,莫名的有些感慨!每一次去了解一位钢琴家,了解他的人生,了解他的作品,了解他所处的时代,了解许许多多关于当代或者后人给予他们的评价……总会发现,我们总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极目远眺……


虽然经典是无法复制的,我们却可以将经典重新演绎,转化为自己的风格与标签!并且,许多时候,经典正是因为一次又一次,一代又一代的演绎而长盛不衰,为更多人所熟知!


或许,这就是专门为孩子准备的艺术启蒙教育的意义之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