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黄金时代的钢琴巨匠(二)(下篇)

2017-04-25

III. Allegro marziale animatoKrystian Zimerman;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Seiji Ozawa - Liszt: Piano Concertos No. 1 & 2 / Totentanz



或许时间总是令人无可奈何的事情,


或许部分科技会帮我们留下一些,


而更多的却充满着各种遗憾;


如音乐家本人相貌,


如音乐家一些并不那么广为人知的优秀作品;


如今的我们,似乎亦只有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弹奏来回忆、来缅怀,来让后来的人能够记得相对完整些!


那么今天,就让我们接上周内容,继续说一说“钢琴之王”李斯特晚年的那些学生们~~





尤金·达尔贝特



李斯特的教学并没有形成体系,他的学生弹起琴来千姿百态,各不相同。但总的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超感性往往失于控制的浪漫派演奏家,如弗里德海姆,另一类则能够驾驭自如,理智当先的演奏家,如绍尔、格雷夫和罗森塔尔。而达尔贝特又是一位典型的感性强于理智的演奏家。

 

柴科夫斯基在1884年7月写给梅克夫人的信中提到“这儿有某位年轻人,叫达尔贝特。去年冬天在莫斯科,我听了他几次公开和私人场合的演奏。我觉得他是个天才钢琴家,是鲁宾斯坦(安东)的合法继承人’。布鲁诺.瓦尔特夸张地把达尔贝特比作古希腊神话中半人半马的怪物,只不过那一半是钢琴。

 


这位传奇钢琴家生于苏格兰,母亲是英国人,父亲是法国和意大利人的后裔。1876年他随英国著名的作曲家沙利文学习和声和对位。1881年他赢得了门德尔松奖学金,离开英国,来到了维也纳,指挥家汉斯·李希特邀请他演出协奏曲的音乐会,并把他介绍给李斯特。

 

李斯特立刻就对这个天才宠爱有加,称他为“陶西格第二”,“除彪罗和鲁宾斯坦之外最有才华的技巧大师”。


由于达尔贝特身材矮小,弹琴时又具有泰坦神力,因此又被称为“小巨人”。不过达尔贝特投入最大的并非钢琴演奏事业,而是作曲,他是一位多产的作曲家,写过二十一部歌剧(最著名的是第七部《低地》)!


一首交响曲,两首钢琴协奏曲,一首大提琴协奏曲,两手弦乐四重奏,还有很多钢琴作品,室内乐作品,艺术歌曲等等。





佛雷德利克·拉蒙德



和达尔贝特一样,拉蒙德也出生于苏格兰,他很快就觉得在当地已经没什么可学的了,于是就跑到德国投在彪罗门下,然后在李斯特去世前一年在魏玛和罗马跟大师学习。

 

1886年他会见了勃拉姆斯,拉蒙德是最早的演奏勃拉姆斯音乐的钢琴家之一,据记载他在1886年一次演出上连续演奏了勃拉姆斯的《第三奏鸣曲》、—首狂想曲、两首叙事曲、一首谐谑曲、两首随想曲、《亨德尔主题变奏曲》和《帕格尼尼主题变奏曲》!

 

拉蒙德是在施纳贝尔之前欧洲最重要的贝多芬作品的诠释者。布赖特科普夫与黑泰尔公司发行的贝多芬全部钢琴奏鸣曲的乐谱就是由他在之前彪罗版的基础上编订的。这个版本充斥着拉蒙德的个人标记,包括渐强渐弱等力度记号,古怪的指法,大量的踏板标记,速度标记,是典型的浪漫派诠释的产物。二十世纪末还发行了中文版。

 


1893年柴科夫斯基逝世时,拉蒙德应邀到俄罗斯出席了纪念仪式并演出了作曲家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在俄罗斯,他还会见了斯克利亚宾,并演奏了他的《第二钢琴奏鸣曲》。

 

从拉蒙德弹李斯特作品的录音来看,他并不是以辉煌技巧取胜,而是以丰富的音色,富有诗意的句法和强烈的个人风格使人受到感染。


他录制了李斯特技巧最难的奥伯的歌剧《波尔蒂契的哑女》中的塔兰泰拉改编曲,这个作品完全是炫技性的,迄今为止很少有钢琴家演奏和录音。这个录音让人感到他在和高难度的技巧搏斗,并没有真正的完全掌控。他还录制了李斯特的《爱之梦》第三首、《裴特拉克十四行诗第104号》,音乐会练习曲《森林的细语》和《叹息》,塔兰泰拉舞曲,高级练习曲《鬼火》,这些都是很宏伟的表演,证明了他是一个自成流派的风格大师。

 

拉蒙德的演奏生涯很长,一直弹到将近八十岁。在1944年家乡的超长独奏会上,他还演奏了李斯特的《但丁奏鸣曲》,贝多芬《第二十七奏鸣曲》,克列门蒂的一首奏鸣曲,肖邦的圆舞曲,舒曼的交响练习曲,拉威尔的《水的嬉戏》和李斯特的《第十四匈牙利狂想曲》。





何塞·维安纳·达·莫塔



李斯特主要学生中最后一个去世的是何塞·维安纳·达·莫塔,比拉蒙德只晚了三个多月。

 

达·莫塔生于靠近非洲沿岸葡萄牙所属的圣多美岛,早年即全家移居到葡萄牙里斯本。他五岁时即首次公开演出,十三岁第一次在里斯本露面,不仅演奏了肖邦的谐谑曲,门德尔松的《辉煌的随想曲》和他自己的作品,还在门德尔松的三重奏中弹钢琴以及指挥乐队演奏了自己的作品。


李斯特的学生索菲·门特在听了他的演奏后建议他去柏林,和沙尔文卡学习钢琴和作曲。1885年达·莫塔来到魏玛参加了李斯特的大师班。李斯特去世后,他又和彪罗学习了一段时间。

 

直到一战之前,他—直住在柏林,和布佐尼成了最好的朋友,布佐尼的一组巴赫管风琴改编曲就是题献给达·莫塔的。


在当时的柏林,他和罗森塔尔、达尔贝特、施纳贝尔都是顶尖的钢琴家。除此以外,他还醉心于室内乐,经常与萨拉萨蒂和伊萨依合作。1915年,他先是接替施塔文哈根在曰内瓦音乐学院任教,接着回到里斯本成为他的母校里斯本音乐学院的院长,他在这个职位上一直待到1938年退休。

 


达·莫塔和拉蒙德一样,也擅长弹奏贝多芬作品,他的演出不多,但每次都是当时音乐生活中的大事。在1927年纪念贝多芬逝世一百周年时,达·莫塔公开演出了全部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和室内乐作品。

 

达·莫塔的录音很少,大约只有十二面78转唱片,全部录制于1928年,转成CD后只有半张,非常珍稀。九首作品中的头三首是他自己写的伊比利亚风格的舞曲,作品9号:((爱之歌》《葡萄牙楚拉舞曲》和《异想天开的圆舞曲》,都是特别优美而高贵的小品,他弹起来也是风度翩翩,轻松惬意,充满韵味。

 

最有意思的是布佐尼改编的莫扎特《第十九钢琴协奏曲》的末乐章《音乐会二重奏》,洛佩兹为达·莫塔弹第二钢琴。达·莫塔的演奏可以归入绍尔、罗森塔尔一类,具有宏伟而高贵气质,有风度,音色漂亮,层次丰富,演绎很有分寸感,显示了浪漫派钢琴演奏的优点。


(再次申明:本文部分文字资料来源于《Early Recordings 听不完的历史(二)“众神的黄昏”——李斯特晚年的门徒》)



钢琴的黄金时代,黄金时代的钢琴巨匠!


无论当年的录音技术相对现今如何粗糙却依然是瑕不掩瑜,音乐艺术的分支与流派总是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独立却又物本归一!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音乐艺术也因着这些跳跃闪耀的思维而历久弥新!


在更加追求文化艺术发展的今天,对于个人与“个性”“风格”的要求亦更加鲜明,而在DoReMi,对于每一个孩子,因材施教,量身定制,为新时代音乐艺术培育更加多元化的音才!